明光在线,明光新闻网,明光信息网,明光信息港,明光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明光历史 >

文昌帝君的奋斗史

时间:2018-01-13 23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ewwkg.cn
新的文昌帝君亮相以后,很多大知识分子不断****他出身浅薄,来源荒诞,想把他赶回四川老家,逐出教育界(如清代学者陆陇其说:“文昌者,天神也,梓潼者,人鬼也

  主管科举功名的文昌帝君,身世之****,堪比励志大片。

◆口头传统◎李子明

在中国的神仙系统里,文昌帝君是很****的一位。他先从人变成神,再从偏居一隅的县级小神晋升为全国**大神,继而由武将变为文神,之后**婕0愕丶娌⒘肆硪晃淮笊瘢嬷鞴芸凭俟γR磺Ф嗄昀矗难莼房俺埔徊坷敬笃

话说四川西北部有个县,叫梓潼县。县里有座山,叫七曲山;山上有座庙,叫梓潼庙;庙里有个神,叫梓潼神。梓潼神是当地的保护神,相当于土地爷。

梓潼神的原型有两个。一个叫张亚子,他因报母仇****,逃往七曲山避难,后来又做了将军,战死军中,死后为神;还有一个人叫张育,他曾率众**击苻坚,自称蜀王,战死后成了神,也在七曲山有祠。后人一般认为梓潼神是由张亚子、张育两个人物合并而成。

不管是张亚子还是张育,梓潼神都是个屈居于七曲山上的小神,管理范围小,贡品微薄。到了唐宋两朝,他突然摇身一变,被封王爵。

天宝十四年(755年),安史之乱爆发,次年唐玄宗逃蜀,途经七曲山,封张亚子为左丞相。僖宗广明二年(881年),黄巢起义军占领长安,僖宗避乱入蜀,又封张亚子为“济顺王”。这两位被迫逃亡蜀地,急切希望大搞迷信活动来神化自己,提振士气。张亚子庙幸运地入选,从此梓潼神由县级小神升迁为“王”,地位大增,名声大振。到了宋朝,据说梓潼神又在真宗咸平年间平定王均起义的战争中立功,被封为“英显王”。

梓潼神张亚子和张育本是纯粹武将,后来被封王仍然是靠靖难平乱之功,按说他的形象本来完全应该朝着武神的方向发展,谁承想他最后竟然成了主管文化的最高长官。这一变化出现在宋朝。

元代笔记《说郛》里收录了一个故事,说的是宋朝大中祥符年间,有两个西蜀考生,准备到开封去参加科举****。路上经过张亚子庙,正好天也晚了,外面风雪交加,于是决定在庙里住一宿。晚上,两人恍恍惚惚看见庙里进来一群神仙。一个说:“玉皇大帝命令咱们命****题,大伙都说说吧,命何题目啊?”一个神仙说:“要不就以‘铸鼎象物’为题吧?”众神仙听了都说好,于是众神各按着这题目做了一篇,经过反复修改,确定了一篇最好的。定稿之后,神仙又说:“咱们赶紧把状元的魂魄招来把文章传授给他吧。”之后,神仙们招来了状元的魂魄,传授其文章。

神仙们在这边紧忙活,那俩考生也没闲着,他们早已经拼命记诵,把那篇状元文章倒背如流。两人都很高兴,心想自己肯定是并列状元了。后来到了考场,一看考题,果然是“铸鼎象物赋”。只不过这两人却像是中了邪,一个字都写不出来,惨遭淘汰。两人终于知道,状元天注定,努力也白费,于是发誓终生不再读书写字,甘心当了半路文盲。

这是现存文献中纪年最早的关于梓潼神干预科举的故事。在宋、元文献中,类似的故事数不胜数。这些故事里,考生大部分都是四川人,他们都是在参加****途中路过七曲山,向梓潼神祈祷。

七曲山位于古金马道上,唐以来就一直是由北出入蜀的必经之路。在宋代,蜀中举子赴开封省试,大多得走金马道。顺路去梓潼神前祈祷一下,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。毕竟人家是英显王,级别很高,肯定比一般神仙要灵。很可能,优越的地理位置,“英显王”的级别,再加上宋朝科举的兴盛,都促使梓潼神由一个综合神向主管科举的专神转变。

梓潼神兼管科举之事发生在北宋,到了南宋,他的职能和名称都发生了彻底变化,他与另一位神仙奇迹般地实现了融合,这个神仙叫文昌星神。

文昌星神的出现比梓潼神要早得多,《史记》之《天官书》曰:“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:一曰上将,二曰次将,三曰贵相,四曰司命,五曰司中,六曰司禄。”所谓“斗魁戴匡六星”就是北斗七星中斗魁背上的六颗星星,合称文昌宫,古人认为它们有神秘的力量,像六个政府部门一样,各管一摊。概言之,它们执掌的不外乎是人间生死、功名利禄,也就是司命与司禄。

从先秦到唐宋,文昌星神都很受人们重视。之后,他的影响力逐渐变弱,他的两种主要职能依次被人篡夺,首先是司命的职能被灶神取代;到了南宋,随着梓潼神强势崛起,文昌神司禄的功能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。不过,这一次文昌神的城池没有完全失守,他与梓潼神一商量,决定联合办学,共同发展。

约在南宋孝宗时期,道教徒杜撰了“上帝命梓潼神掌文昌府”的说**。蜀中道士刘安胜又假托“鸾笔降书”,撰造了《高上大洞文昌司禄紫阳宝》,首次明确尊奉张亚子为主文运、司禄籍的“文昌帝君”。文昌神与梓潼神从此合而为一,并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同。延祐三年(1316),元仁宗重开科举,正式敕封梓潼神为“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”。这表示国家政权正式认可“梓潼帝君”入主“文昌宫”。梓潼神也摆脱了以往武将的影子,主管起了文化。他与文昌星神完全交融为一个神。一般两个单位合并,级别都要往上提一提,这次,梓潼神由“王”进一步提升为“帝君”,与孔圣人、关帝平级。

梓潼神与文昌星神的融合很像一次精彩的“借壳上市”操作。“梓潼神”有群众基础,急切希望做大做强,但他的致命弱点是名号太地方化,不上档次;文昌神的特点是出身高贵,神**很高,但是他太神秘,不亲民,影响力渐弱。兼并了文昌星神之后,梓潼神名正言顺地入主“文昌宫”,实现了华丽转身。此后,在称谓上,采用文昌帝君的称呼,不过实质却是梓潼神。

新的文昌帝君亮相以后,很多大知识分子不断****他出身浅薄,来源荒诞,想把他赶回四川老家,逐出教育界(如清代学者陆陇其说:“文昌者,天神也,梓潼者,人鬼也,合文昌、梓潼而一之,不经甚矣。”)。但在普通士人和百姓群体中,他却拥有大量粉丝,人们尊他为科举保护神,为他修建了大量祠庙。清代嘉庆皇帝自掏腰包重建文昌宫,亲手题写匾额并前往致祭祀,使文昌神走进了国家祭祀序列。咸丰六年(1856年),文昌帝君与关帝一体升人中祀,这是仅次于祭祀天地的“大祀”的国家祭礼,代表着梓潼神终于得到了官方的高度认可。此后,全国各府县大多建有文昌庙。梓潼神诞辰的二月初三,各地均隆重祭祀,称“文昌会”。至此,梓潼神终于得到了官方和民间的普遍承认,他的地位,再也无人能够撼动。

■供图/李子明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